预警!印度、巴西、俄罗斯,出口风险或将暴增

 中国信保厦门分公司  2020-5-22 17:26:27   

2019年,我国对印度、巴西、俄罗斯合计出口约1600亿美元,占总出口6.4%。

一季度,出口这三国的收汇风险总体平稳。4月以来,报损案件明显增加。进入5月,疫情在这些国家加速扩散,出口风险大规模爆发或已渐行渐近。

印度的主要风险在于,面对疫情不断攀升和政策传递低效等因素,复工复产面临较大风险和一定阻力。印度服务业占GDP的约六成,封锁对经济的破环力更大。根据印度官方发布的数据,4月综合PMI创历史新低,仅为7.2。其中,4月服务业PMI仅为5.3,前值为49.3。印度4月失业率从3月的8.7%上升到23.5%。

世卫组织特使戴维.纳巴罗认为,印度疫情有望在7月底达到峰值。

印度买家实力两级分化严重,医药、大宗等行业买家实力较强,化工、轻工、纺织等行业中小买家居多。5月12日印度推出了一项总额20万亿卢比(约2640亿美元)的刺激计划,大量中小企业能否突破长时间国内需求不振的挑战,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4月以来,出口印度的大量货柜滞留印度港口,一些买家已明确表示拒收获物或者要求作降价处理。

巴西的主要风险,在于长期存在的财政赤字、债台高筑、经济结构脆弱、社会矛盾突出等,叠加疫情冲击,一有风吹草动,都会演变成收汇风险。

巴西央行5月18日发布《焦点调查》报告,将2020年GDP增长预期由此前的负4.11%下调至负5.12%,可能遭遇12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。

受外汇收入减少、外资流出等影响,巴西货币雷亚尔暴跌频显,截至5月21日,今年汇率最高跌幅已接近40%。

我国企业对巴西出口通常信用期限较长,前期出口大多尚未到应收汇日,或许出口风险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。

俄罗斯疫情每日新增人数已从高点开始下降,国际油价也取得了一定反弹,但影响俄罗斯风险的要素没有根本性改变,系统性风险隐患犹存。

我国出口俄罗斯的商品结构较为特殊,鞋靴、家具、纺织、陶瓷玻璃等轻工产品,汽车零部件、小家电等机电产品占据绝对主导地位,这些产品的市场需求大多对疫情极为敏感。

出口俄罗斯的另一个特点是,部分行业买家集中度高,例如鞋靴,一旦出现收汇风险,金额往往非常巨大。俄乌危机期间,俄罗斯鞋靴行业巨头TSENTRO因经营困难,对中国大量供应商拖欠货款。

免责声明:

本网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[不良信息举报:0595-22686788][给福建轻工商会提意见][网站地图]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